Posted on

疯狂过山车!欧洲天然气价格四天腰斩,海路“远水”能否解危机?

疯狂过山车!欧洲天然气价格四天腰斩,海路“远水”能否解危机?

周一欧洲天然气价格连续第四个交易日大幅走低。气象预报显示短期天气转好及北美等地天然气驰援暂时缓解了外界对于供应的担忧。

欧洲大陆基准枢纽荷兰近月TTF天然气价格盘初一度下跌19%,至每兆瓦时90欧元,较上周创下的历史高点跌去超50%。由于天然气价格降低,发电成本大幅回落,德国明年1月电力期货价格降幅触及36%,至每兆瓦时220欧元。虽然气价回到了12月初的水平,考虑到低库存和地缘政治因素,未来天然气价格依然存在巨震的可能性。

供应增加天气助力

受俄罗斯输欧重要天然气管道“停摆”等因素影响,严寒天气侵袭令欧洲天然气价格在上周初刷新历史新高,荷兰TTF天然气合约最高触及182.30美元,相当于6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这几乎是当时美国天然气基准价格的15倍。

巨大的价差开始让大宗商品交易商改变航线。数据情报公司Kpler表示,货轮开始将目的地从亚洲和巴西等地转向欧洲。截至24日,至少有15艘装载液化天然气的船只已经将西欧港口列为目的地。与此同时,根据航线路径判断,还有另外11艘尚未申报目的地的美国液化天然气货船正在前往欧洲。

分析认为,除了欧洲的天然气价格处于更高的水平以外,吸引船只转向的理由还有运往欧洲的路线较短。供应商如转向欧洲,还可节省不少运输费用,这也就意味着减少了发回空船的时间和成本。

Vortexa LNG负责人布斯(Felix Booth)指出,在许多情况下,货物在航程中可能被转手,现在欧洲开价最高,确实极具吸引力。“但这扭转了典型的冬季液化天然气市场的交易模式,通常亚洲地区往往是这一阶段的主要买家。”他补充说。

天气预报也成为了打压气价的重要推手。12月前两周欧洲大部分地区气温低于历史均值,拉动了用电需求。然而最新预报显示,欧洲明年1月初的天气预计也将变得温和,不会有新一波寒流俯冲南下。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这一幕在月初曾在美国天然气市场上演过,因美国有望迎来有记录以来第二温暖的12月,美天然气期货单周一度重挫25%。

库存风险未解除

过去一年欧洲天然气价格的走势与当地库存持续低于历史均值有密切关系。随着冬季到来,取暖需求正在迅速上升,市场正在密切关注地区天然气储量的变化,评估明年夏季用电高峰前的供应形势。今冬欧洲地区天然气库存消耗速度明显加快。行业数据显示,仅12月1日至16日期间,西北欧和中东欧地下设施的库存平均每天下降0.68和0.56个百分点,而2013~2020年同期每天下降0.29和0.37个百分点。

自11月初以来,欧洲地下储气库(UGS)的天然气净提取量已经达到180亿立方米,然而最寒冷的月份还没有到来,这无疑增加了明年第一季度供需关系的不确定性。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市场分析师格拉巴尔(Yakov Grabar)预计,明年初欧洲地区整体库存储量将降至50%左右,相比之下,2016年至2020年期间同期平均储量为80%,这也意味着明年夏季来临时依然可能出现供应趋紧的情况。

能源价格上涨有可能使欧洲通胀水平持续挑战央行底线。上周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英国家庭因能源价格上涨而导致可支配收入减少了180亿英镑。包括钢铁、化肥、水泥、造纸等多个行业在内的11个欧洲行业协会发布联合声明,警告此次能源危机造成能源密集型企业正在支付“难以承受”的成本,有可能会引发行业倒闭潮,甚至会造成经济衰退。

与10月初上演的危机类似,本轮地区天然气价格暴涨与欧洲本土电力供应不足直接相关。上周法国电力集团(EDF)宣布把Paluel 3号法国核反应堆的发电量从1330MW压缩至10MW,德国计划在2022年初关闭一座核电站,与此同时欧洲风电场发电量不及预期再次引发了外界对于绿色能源转型的讨论。剑桥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汤普森(Helen Thompson)写道,“如果风力、太阳能和电池储能方面没有严重的间歇性问题,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但这种间歇性依然是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一个难题,忽视它将产生严重后果。”

相对于“逐利而来”的北美天然气,贡献欧洲35%需求的俄罗斯天然气对于稳定市场供应显得更为关键。数据情报公司ICIS分析师松格(Robert Songer)表示:“随着欧洲天然气储量大幅低于近年来的水平,人们对天然气将从何而来的担忧将继续推动基本情况的发展。相比之下,亚洲的需求最近有所缓解,例如日本的储存量仍处于较高水平,欧洲天然气交易商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流量上。”

美欧俄三方角力成关键

如今欧洲与俄罗斯之间正陷入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和监管纠纷,加之美国与俄罗斯在东欧地区剑拔弩张,三方角力下天然气市场价格波动可能延续。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发布指出,俄罗斯天然气流动是欧洲能源价格风险的最大单一来源,而这些流动的未来与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密切相关。

近期俄罗斯向西北欧地区供应天然气的三大要道之一——亚马尔-欧洲(Yamal-Europe)管道流向德国的天然气多日反向流动。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称,天然气“反流”并无政治意义, 与北溪2号项目的延误无关。在美国的施压下,本月早些时候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表示,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认证将不会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

俄罗斯总统普京24日表示,欧盟只能将创纪录的天然气价格归咎于其自身政策,因为一些欧盟成员国在其内部以高得多的价格转售廉价的俄罗斯天然气。普京还呼吁欧盟批准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称此举将有助于平抑天然气价格,指责阻止项目的做法“愚蠢”。

北溪2号陷入僵局的背后,乌克兰局势正在持续升温。俄乌双方在两国边境地区部署了大量军事人员和装备,俄方强调北约活动威胁俄边境安全,俄方有权在境内调动部队以保卫领土,乌克兰、美国和北约声称俄对乌有“入侵”之势。俄媒称,普京在谈及与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关系中的“红线”时认为俄罗斯被推到了一个无处可退的境地,若北约拒绝停止东扩,俄罗斯将有各种应对方案。

尽管乌克兰周边局势紧张,俄罗斯和北约仍表示愿意继续开展对话。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说,双方正在努力安排北约-俄罗斯理事会会议。德媒称,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提议将会期定在2022年1月12日。

因此,短期内美俄关系的走向或将继续对欧洲天然气价格产生重大影响。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上周曾表示,俄罗斯预计天然气价格“明年将保持在高位”。需要注意的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目前并未在现货市场上向欧洲提供更多批次明年初交付的天然气,如果亚洲地区需求上升重新加入市场争夺,欧洲天然气市场或再次陷入动荡之中。